珠峰成尼泊尔钱树子:爬山者涌入渣滓各处

珠峰大本营(图片起源:BBC)珠峰大本营(图片起源:BBC)

  参考消息网11月6日报道 外媒称,珠穆朗玛峰屹立在海拔8848米的高处,因为地壳板块的挪动挤压使它每年长高几毫米,因此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甚至还在变得更高。但是,海拔高度并不是珠穆朗玛峰上唯一不断增长的指标,自1953年新西兰人埃德蒙·希拉里爵士(Sir Edmund Hillary)和尼泊尔人丹增·诺尔盖(Tenzing Norgay)首次登顶世界屋脊以后,已经有近6000人做过登顶珠峰的实验,而此中仅有3000人获得成功。与此同时,前来参观山区中各式爬山小道、小村庄和珠峰大本营的旅客人数则达到了数十万之多。

 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5日报道,游览业已成为尼泊尔这个山区国家的经济命脉,但在与此同时,爬山客和徒步游览者们正要挟着整个地区的稳定。在外国人大批涌入,提振外地经济的同时(为了保障食宿、雇佣向导和搬运工,爬山客每天要花掉大约10000到20000尼泊尔卢比,约人民币600到1200元),他们也带来了很多爬山装备、人类排泄物和有毒渣滓。在旺季,所有这些废品堵塞在山道上,把风景如画的山区变成世界上情况最为严峻的处所之一。

  报道称,BBC记者在去往珠峰大本营的路上意识到了剧烈的变化。一些州里情况掩护的比较好:州里住民采用太阳能发电和绿色的渣滓处置方法,他们直面渣滓搬运带来的艰巨挑战,用驮畜将不可生物降解的渣滓输送出山,而不是将其焚烧或者掩埋。而很多其他州里的住民都过于顾忌眼下的一样平常生计,毫不留心他们的碳排放。毕竟,当人们的呼吸和移动都受到寒冷的要挟时,战胜重重困难生活下来才是优等大事。这便是为什么当你往更高处攀缘时,会看到在通往珠峰之巅的山道上仍横陈着大约200具遗体,没人来把这些尸首输送下山,抑或根本就没人来辨认他们是谁。

  那种一样平常生活的艰难以及实体基础设施的缺乏,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仍有如此之多的游览废弃物存留在山上。人们只处置了一小部分的游览废弃物,剩下八到十吨废弃物还原封未动地躺在包含“殒命地带”(最接近珠峰之巅的山段)在内的山区上,此中不乏废弃的氧气瓶、绳索、帐篷、电池以及塑料制品。而因为稀薄的空气使螺旋桨的叶片无法正常旋转,以是直升机不能飞到该地区,这使得人们几乎不可能将这座渣滓场拖运下山。

  报道称,为了应对珠峰上的渣滓沉积,一些创造性的解决办法应运而生。2011年,夏尔巴人构造珠峰爬山者协会(Everest Summiteers‘ Association)联合尼泊尔当局收集了1.5吨渣滓,又把它用牦牛拖运到卢卡拉,用飞机载至加德满都,再将诸如冰斧之类的渣滓摇身一变制成处所特色艺术品,就地举办了一场临时性的展览。与此同时,游说团体兼非当局构造尼泊尔爬山协会(Nepal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)联手另一家名为亚州徒步(Asian Trekking)的爬山公司,每年从山上搜集几吨的渣滓。

小路一侧的渣滓(图片起源:Adam Popescu)小路一侧的渣滓(图片起源:Adam Popescu)

  只管人们构造了更多的渣滓搜集之旅,但这些还远远不够。大批的瓶子、糖果纸、烟头以及别的人类活动的迹象,使平地变得坑坑洼洼。在急转弯的山路上,纵深成堆的渣滓高高垒起。渣滓沉积不仅不美观,并且使得山路变得更加危险:夏尔巴人避开某些覆满渣滓、难以成行的山段,转而走一些以往少有人走的小径——反过来,这导致了小径周边的冰雪融化,冰隙深深外露,并且,走小路增加了爬山者的殒命风险。尼泊尔爬山协会的报告指出,每年有二、三十人实验登顶珠峰,而此中仅有约60%至70%获得成功,并且每个季度会出现三至四例殒命事件。

  报道称,游览业也给外地情况带来了别的的。此中包含:人口密度的增加、过度依赖木料作为燃料和建筑原材料、以及为了饲养牲畜而在山坡上过度放牧。据尼泊尔当局估计,游览业占到木料消费增加量的10%,这导致了每年珠峰有2.4亿立方米的山区表层土壤流失,进一步加剧了森林资源的枯竭。

  因为游览业是棵摇钱树,以是,尼泊尔基本没有什么理由会去做那些可能减少旅客数量的变革。珠穆朗玛峰的爬山许可证需要花费235929尼泊尔卢比——这笔钱还不包含爬山装备、空运、搬运工、露营及人员劳务费、食品或游览保险。相比之下,攀缘尼泊尔别的山脉的费用在约18000至38000尼泊尔卢比之间。攀缘珠峰的爬山者只占全部爬山者的6%,但他们的开支占到游览业总收入的65%到70%。

  尼泊尔爬山协会副主席夏尔巴人尼玛·努鲁(Nima Nuru)表示:“(当局)关心的优等大事就是钱。外地住民是好处相干者。钱应该前往到好处相干方手里。”而他说,就钱而言,只有大约占旅客总开支30%的钱前往到了外地住民手中。他指出,其余的则都进了当局的金库。

  苏曼·塔帕(Suman Thapa)从17岁起便开始做搬运工,现年31岁的他认为,珠峰的渣滓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,这是朝正确方向上迈出的一步,但改善珠峰的情况问题,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他指出,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,要让外国爬山者不再满脑子充斥着那种蒙昧地只管攀缘的兴奋劲儿——并且要启发他们思考自己对山体情况的影响。

  他说:“人们没有充分意识到掩护这座山的重要性。只管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,但即便在我们竭尽全力想要说服他们的时候,他们仍不懂得这种重要性。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着想。”

转载自:https://tech.sina.com.cn/d/n/2015-11-10/doc-ifxknius9790746.shtml

声明: 除非转自他站(如有侵权,请联系处理)外,本文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 | 智乐兔
转载请注明:转自《珠峰成尼泊尔钱树子:爬山者涌入渣滓各处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hiletu.com/archives-5175.html
关注公众号:智乐兔

赞赏

wechat pay微信赞赏alipay pay支付宝赞赏

上一篇
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在线留言

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