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工智能还没有推翻围棋:至少打败真正妙手再说

  文章来源:环球科学

  今天凌晨,Nature发文宣告谷歌战胜欧洲围棋冠军。3月它将挑衅世界围棋冠军李世乭,专家认为李世乭仍有可能取胜。

  几十年来,古老的围棋游戏一直是计算机难以涉足的范畴,它的细微精妙使得(AI)在这方面远远落后于顶级的人类棋手。

  然而,就在今天凌晨,Nature发文宣告,谷歌位于伦敦的DeepMind公司开发出的名为AlphaGo的顺序,在完全公平(没有让子)的情况下,以5:0的比分击败了欧洲围棋冠军范麾。

  Nature采访了范麾,问他被机器击败是什么感觉,同时采访了围棋与两方面的专家,问他们预测AI终极挑衅世界冠军李世乭是否会成功。

  范麾,欧洲围棋冠军

udast

  “在中国,围棋不仅仅是一种游戏,也是生活的一面镜子。你在围棋中遇到的,可能也反映着生活中的。”

  失败的感觉是很难受的。在与AlphaGo棋战之前,我一直认为我会赢。第一局之后,我改变了策略,努力应对挑衅,但终极还是输了。我觉得主要在于,人类是会犯错的,因为咱们是人类。咱们会累,会因求胜欲望过于强烈而觉得压力,但计算机顺序就不会这样。它们很强大,又很稳定,就像一堵墙一样。在我看来,这就是机器与人类的最大差别。假如事先没人告诉我AlphaGo是个机器的话,我会认为对手是人类——或许棋路有些奇怪,但很强,是个真正的人类。

  输了竞赛当然不会觉得开心,但所有的职业棋手都会输棋。输棋以后我就会研究棋局,或许也会改变我的策略。我觉得这对我的将来是有好处的。

  托比·曼宁(Toby Manning),英国围棋协会财务主管,范麾与AlphaGo竞赛的裁判

udast

  围棋选手都晓得围棋是范畴一大尚未处理的难题,大多数人都觉得计算机能达到职业人类棋手的水准,但得再过十多年才行。在这场竞赛中,我本认为范麾会赢的。

  而终极的结果让我深深震惊。目睹棋战过程,你甚至很难区分哪一方是人类,哪一方是计算机。在之前的许多软件中,计算机下的许多步可能都很理性,但突然就会变得毫无头绪,而在这场竞赛中,几乎看不到计算机与人类的差别。

  一个差别是时间的分配方法:范麾下每一步所花的时间都要比AlphaGo更久,而AlphaGo的棋路也不像人类棋手那样富有进攻性。它会非常冷静地落子,而非积极地侵略领地或提子。

  对此,我觉得围棋界的反应可能和当年IBM的“深蓝”(Deep Blue)打败国际象棋巨匠一样,棋手会使用这个软件来分析他们本人的棋局,以找出他们在哪里犯了错误。

  李夏珍(音译),韩国围棋协会,国际围棋联盟秘书长

udast

  一开始听到计算机要挑衅李世乭的时候我惊呆了,我想计算机团队可能根本不晓得李世乭的气力有多强,但事实上是我不晓得计算机的气力有多强。我非常期待他们之间的较量。

  谁会赢?我真不晓得。李世乭不相信计算机有他那么厉害,但我过去曾经听到过一些关于AlphaGo的消息,并被它的气力所震惊。当然,我也晓得李世乭有多强,所以我觉得两边获胜的可能性都是50%吧。

  在我看来,围棋仍然是一项可以带给人类许多启迪的游戏,即使在这方面打败了人类,也不会削减它一丝丝的魅力。人类会接受计算机技术超出本人的现实,并找到方法让它们为本人所用。

  乔纳森·谢弗(Jonathan Schaeffer),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计算机科学家,也是2007年处理国际跳棋的计算机顺序“奇努克”(Chinook)的设计者。

udast

  这还不能与1997年“深蓝”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·卡斯帕罗夫(Garry Kasparov)的时刻相比肩,等到计算机顺序打败真正的围棋顶尖棋手才算。“深蓝”从1989年开始就常常能击败国际象棋巨匠了,但直到8年以后击败卡斯帕罗夫才算得上统治了这一范畴。但这一棋局让我看到AlphaGo与顶尖人类棋手的距离已经大大缩小,很可能再改进一下,进步一下计算能力,在一两年之内就能打败顶尖棋手。

  关于三月即将进行的那场棋局,我还是赌李世乭会赢。不是瞧不起AlphaGo,我觉得它就像一个天才儿童,一下子就学会了围棋,而且水平极高,但它的教训还不够丰富。而咱们晓得,在棋类游戏中,教训是很重要的一方面。

  德米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,DeepMind公司创立者之一

udast

  AlphaGo很可能在围棋这一范畴超出最顶尖的人类,我非常期待看到它在围棋的规则之内创造出新的东西。这是我亲手打造的系统,自然对它怀有很深的感情,尤其考虑到咱们打造它的方法——它会不断学习,从某种意义上说咱们是在不断”练习”它,它下棋的方法也很像人类。你在写一段普通的顺序时,可能对所有细节都了如指掌,事先安排好了所有,但AlphaGo不一样,它会本人学习进步,这种能力是很了不起的。

  戴维·西尔弗(David Silver),DeepMind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

udast

  我没下注赌AlphaGo赢,不过三月这场竞赛的结果的确会对咱们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,假如输了,咱们会非常失望的。但所有皆有可能,人类总有许多技巧,有些是咱们无法练习咱们的计算机来应对的。(撰文 伊丽莎白·吉布尼(Elizabeth Gibney) 翻译 丁家琦)

转载自:https://tech.sina.com.cn/d/i/2016-01-28/doc-ifxnzanh0217132.shtml

声明: 除非转自他站(如有侵权,请联系处理)外,本文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 | 智乐兔
转载请注明:转自《人工智能还没有推翻围棋:至少打败真正妙手再说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hiletu.com/archives-5772.html
关注公众号:智乐兔

赞赏

wechat pay微信赞赏alipay pay支付宝赞赏

上一篇
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在线留言

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