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 腾讯与阿里支付大战白热化

  运动以来,手机抢红包迅速成为亿万网民热衷的娱乐游戏。特别是在各大企业的推波助澜下,边看春晚边抢红包成为许多人的守岁方法,凸显了时代共贺新年方法的嬗变。

  和往年相比,大年节当日手机抢红包运动的介入人数、红包数量创下新高:当天微信红包介入人数达4.2亿人,收发总量80.8亿个,是羊年大年节的近8倍;QQ红包总用户数为3.08亿,红包收发总量达42亿个;“咻一咻”互动平台的总介入次数达到3245亿次,是羊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.5倍。

  抢红包的玩法也更加多样化。除了微信“摇一摇”外,往年推出的新玩法红包照片也引爆朋友圈,共有2900万张红包照片发出。腾讯QQ除了“刷一刷”玩法外,往年还提供了口令红包、个性红包、群发祝福等个人红包玩法。支付宝往年的“咻红包 传福气”运动让无数网民戳屏到零点,最终有791405人集齐五张福卡,平分了2.15亿元大奖。

  抢红包游戏火爆的同时,对各大平台的技术支撑系统构成严峻考验。随着亿万网民蜂拥而至,短内微信的红包功能曾呈现,一些网民发现一度网络堵塞无法收发红包。腾讯微信团队随后表现,由于跨年夜消息发送量急剧增加,后台效劳呈现短暂不稳定,导致极少数用户在约20分钟内收发消息有延迟。

  东方电子支付企划负责人陈虎东表现,手机红包成为一种现象级的产物,这个过程从酝酿到大获成功,用了三年。这是科技与人文结合的一种典范,同时它也带来明显的“溢出效应”,众多的互联网产物被聚拢,BAT皆纷纷利用溢出效应来推广旗下产物。

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莉认为,红包大战背后其实是BAT巨头间的用户之战、挪动支付地位之战、生态场景之战。用户的抢夺最后都是给支付市场做铺垫,挪动支付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决定其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地位。

  红包大战同时也是一场生态场景之战。支付宝、腾讯、在支付场景、效劳缴费、O2O(线上到线下)效劳皆有可获利处。

  “BAT正是采取红包这种高频率的应用来吸引用户需求,用红包营销方法黏住用户,从金融效劳衍生到其他生态效劳中去,从而形成一个用户导流闭环,在此基础上更好地进行圈地运动。”陈莉称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也有专家提醒,手机红包这种“指尖上的新年俗”虽然给亿万网民带来快乐,但其背后可能面临的安全和法律,如挪动支付的安全隐患,网络红包涉及资金转移中是否征税、起征点等税收,沉淀资金及利息的归属等,都需要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,从而使红包大战能合法有序地进行。

转载自:https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6-02-09/doc-ifxpfhzq2661184.shtml

声明: 除非转自他站(如有侵权,请联系处理)外,本文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 | 智乐兔
转载请注明:转自《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 腾讯与阿里支付大战白热化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hiletu.com/archives-5884.html
关注公众号:智乐兔

赞赏

wechat pay微信赞赏alipay pay支付宝赞赏

上一篇
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在线留言

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留言!